Skip to main content
首页 > 创投指南 »正文

阿姨退抬高就进去了:家公在厨房要了我

创投指南 caiji 2020-08-01 17:36:04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其他人满脸幸灾乐祸,看来周老板是真生气了,这小子惨了。

两个壮汉点点头,眼神狰狞的走过来。楚寻太瘦弱了,这两人根本没放在心上,就跟拎小鸡仔似的去抓楚寻的肩膀,想把他拎出去。

原本眼睑微垂的楚寻霍然睁开眼,闪过一抹寒芒,双手的食指猛的点出。

“嗤,嗤!”

两道轻响声!犹如利刃穿透树叶。

两个壮汉感觉掌心传来钻心的痛,低头看去,他们的掌心竟被一根手指贯穿,这才同时发出一声惨叫。

“聒噪!”

双拳猛的击出,击中两名壮汉的咽喉,惨叫声戛然而止,两个人同时被击飞出去,重重的跌落在周老板面前,昏死了过去。

周老板瞳孔放大,脸上的肌肉狠狠地抽搐了几下。

其他人也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昏死过去的保镖,眼神呆滞!

楚寻慢慢收回手,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做一样,淡淡的开口:“2100万!”

众人好半天才惊醒过来,面面相窥,一时有些不知所措!

楚寻的视线移到周老板身上,“你还要继续加价吗?”

周老板话还没出口,一道身影已经冲了进来,正是陈汉龙。

陈汉龙无视其他人,看到楚寻急忙走过去,恭敬的说道:“先生!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是心里一突,陈汉龙竟然对一个年轻人如此恭敬,难道他是大家族出来的?可这也不对啊,大家族出来的怎么会没钱呢?

“麻烦你跑一趟了。”看陈汉龙满头大汗,就知道他这一路有多着急了。

“先生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陈汉龙扫了一眼其他人,眼神阴狠。

“没事,只是看上一件东西,怪我囊中羞涩,拼不过这位周老板,只能麻烦你了。”

陈汉龙眼神盯上那位周老板,神色阴翳,“周老板真是财大气粗啊!”

那位周老板从陈汉龙进来就意识到事情大发了,他的运输生意就在陈汉龙的地盘,干笑道:“陈董,只是个误会,我愿意给这位小兄弟道歉!”

“小兄弟?这他-妈也是你能叫的?”陈汉龙破口大骂,连他都称呼先生。

不给周老板反驳的机会,陈汉龙对着楚寻一躬身。

“先生放心,这事交给我来办!”陈汉龙说完,

小说文学

眼神扫视一圈,冷声道:“从现在开始,各位可以竞价。但不管你们出多少钱,我陈汉龙都比你们多出两成。”

之前大家都不相信楚寻会认识陈汉龙,所以才戏弄他的。

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朗了,而且陈汉龙对楚寻的态度太恭敬了,事情跟他们想象的出入很大,这个时候还有那个不开眼的跳出来,那不是摆明了找不自在吗?

所以,陈汉龙说完后,没有一个人吭声。

“既然没人叫价,那这个东西是不是可以交给我了?”楚寻站起身走向红菱。

红菱也不傻,急忙把暖玉奉上。

楚寻接过暖玉,然后从口袋拿出一张卡给红菱,“这里面是2000万,剩下的100万找陈汉龙。”

“先生,怎么能让你破费呢,钱我这里有。”陈汉龙急声说道。

“不用了,你再补100万就行了!”楚寻淡淡的说道,“我这人不太喜欢欠别人人情,送你份小礼物,算是抵消你跑这一趟。”

说完,楚寻手指一划,手中的暖玉直接被切下来一片,表面光滑平整,犹如刀切。

不顾众人惊骇的眼神,楚寻手指再次虚划,切下来的玉片被分成四小块。

楚寻拿起一块,手指在玉面划动,一时间玉屑纷飞。

没多久,楚寻停手,看了看然后问陈汉龙,“你身上应该带枪了吧?”

陈汉龙傻傻的点点头,急忙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递过去。

“拿着,退后!”楚寻将玉牌扔给陈汉龙。

玉牌入手,一股温润的气息流淌,在这炎热的夏季,陈汉龙恍如回到春天,额头的汗水也消散了。一怔之后,他急忙后退几步,不明所以的看着楚寻。

“别害怕!”

说完,楚寻手里的枪口对准陈汉龙。

“砰!”

一声枪响,陈汉龙吓得魂飞魄散,死死的闭上眼睛。他不明白楚寻为什么要杀他?

其他人也被吓了一跳,没想到楚寻会对陈汉龙开枪。

可紧接着,他们就惊得目瞪口呆,浑身战栗。

只见子弹袭身,陈汉龙面前突然荡起一阵涟漪,子弹竟被阻挡下来。

一秒!

两秒!

三秒过后,直到“叮”的一声,陈汉龙才猛然睁开眼睛,只见一颗子弹在自己脚下蹦了几下便静止不动了。

“这……”他一脸懵逼,因为刚才他闭上眼睛没看到发生了什么?

“砰砰……!”

接连数声枪响,楚寻再次朝着他开枪了。

这次陈汉龙连眼睛都来不及闭上,可他也看清了,子弹袭身都被身前突然荡起的涟漪挡了下来,他瞪大眼睛表情呆滞,身体猛地一颤,他终于明白楚寻给他送了什么?一条命啊!

陈汉龙急步上前,“扑

小说文学

通”跪倒在楚寻面前,正准备开口,这时手里的玉牌却突然碎裂开来。

楚寻拿起另外一块玉牌,手指舞动,没一会一个小型阵法刻成,随手扔给陈汉龙,“这东西贴身戴上,可寒暑不侵。也可救你一命,就算大货车加速冲撞,也可保你无事,但只能用一次。”

“谢谢先生,谢谢先生……”

陈汉龙激动的满脸通红,语无伦次,只会不停的磕头。

其他人早已石化了,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?拿个玉牌子弹都打不死,这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。

周老板早已吓傻了,此时他早已明白过来自己干什么蠢事,当下惶恐的跪了下来,朝着楚寻边磕头便求饶,“神仙饶命,我愿意付出所有,求神仙饶命。”

握着玉牌在傻笑的陈汉龙一个箭步上前,一脚把周老板踹翻在地,接着就抡起拳头拼命的招呼。

“你他-妈脑袋长屁-股上了,敢冒犯先生,老子打死你。”

陈汉龙本就是混黑的,只是这几年很少动手了,但他的拳头也不是细皮嫩肉的周老板可以承受的,被揍得哇哇惨叫。

“靠,你还敢称呼先生为小兄弟,你他-妈算什么东西?王八蛋,以后你的运输队别想安稳的从我的地盘过……”

陈汉龙一边骂,一边拳打脚踢,不一会周老板已经被揍成了猪头。

“妈的,老子早就看出楚先生一表人才气质不凡了,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付不起钱,你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。”李天爆出一句粗口,也顾不上维持儒雅的气质了,冲上去对着周老板就是几脚。

其他人也不是傻子,一怔之后纷纷叫嚷着加入痛打落水狗的行列。

“楚先生一进门我就看出他是神仙一般的人物,要不是你这老狗忽悠,我怎么会对楚先生不敬,打死你这个猪油蒙心的蠢货。”

“楚先生他老人家往这一站,不怒自威,我的心早已臣服,你这老东西敢对楚先生乱吠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一群人对着周老板连打带骂,拳脚不要命的招呼,倒把陈汉龙生生挤到了一边插不上手。

这哪能忍?这可是表忠心的最佳时机,陈汉龙撸胳膊挽袖子的再次挤进去,拼命的招呼周老板。

红菱呆若木鸡,她很想也挤进去给周老板几脚,可看看这些个个跟吃了春药似的大男人,头皮不禁发麻,想了想还是算了。

可怜的周老板可是还能哼哼几声,到最后两眼一翻彻底晕死了过去。

陈汉龙等人也下意识的住手了,七八个人气喘吁吁,看来刚才一点都没偷懒。

“先生,要不要?”

陈汉龙比划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其他人不禁后退两步,这陈汉龙可真够狠的,把人打晕过去了还不算,竟然要杀人。

众人的视线不禁移到楚寻身上。

楚寻摇摇头,周老板只是刁难他,并没有超出他的底线,现在已经受到了惩罚,就留他一命吧!

楚寻的视线移到其他人身上。

众人顿时噤若寒蝉,刚才周老板刁难楚寻的时候,他们可没少煽风点火。楚寻会不会现在来个秋后算账?

就在众人忐忑不安的时候,楚寻却摆摆手转身走了。

直到过了好几分钟,确定楚寻不会再回来了,几个人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。

“陈董,楚先生……”

李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汉龙打断,“李董,念在咱们有点交情的份上,我郑重提醒你一句,先生的事他若不自己说,你最好别打听。否则,这世上没人能保得住你。”

看陈汉龙无比认真的样子,李天不禁咽口唾沫。

“还有,我奉劝各位一句!先生乃是神仙一般的人物,他的手段你们只见识了冰山一角。我希望各位能管好自己的嘴。不然,别怪我陈汉龙翻脸不认人。”

众人纷纷点头,就算陈汉龙不说,他们也不是傻子,随手制作的东西就能挡子弹,这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吗?

想到这儿,众人的视线再次看向陈汉龙紧握的玉牌,不自觉的吞口口水,多出一条命啊!这东西的诱惑力太大了。一定要想办法跟先生搭上关系,这是所有人的想法。

陈汉龙注意到众人的视线,不由得又咧嘴笑开了,得意的捧着玉牌,摸了又摸,亲了又亲。

“陈董,能不能打个商量,这块玉牌5000万让给我怎么样?我一定会一辈子记着你的好。”李天实在受不了诱惑,眼巴巴的盯着玉牌说道。

“5000万就想买这块玉牌,我出一个亿。”

“我出两亿。”

“我愿意让出我公司一半股份。”

一群人瞬间争红了眼。

“我有说过要出售吗?”陈汉龙冷笑一声,再多的钱也抵不上命重要。

说完,小心翼翼的把玉牌贴身收好!

……

楚寻开车返回潜龙山庄!

有了玉髓,就可以动手布置【乾坤引灵阵】了。

布置阵法对楚寻来说根本信手拈来,只用了几分钟,乾坤引灵阵建成。

【乾坤引灵阵,启!】

以暖玉中取出的玉髓为阵眼,整个大阵运行起来。

大阵运行,整个潜龙山都是剧烈一颤!

灵脉中的灵力像是受到某种牵引,不在是消散在空气中,而是汇聚在一起朝着楚寻所在的别墅涌来。

【乾坤引灵阵】护住整栋别墅,整个大阵中的灵气成倍增加!别墅中养的花草经过灵气滋润,绿意盎然。

灵气的浓度还在持续增加!

楚寻的视线射向灵脉处,有时间得走一趟,去灵脉处设置一座隐灵阵。如果有人破坏,输往别墅的灵气就会中断,乾坤引灵阵也就失去作用了。

感受着四周的浓郁的灵力,楚寻当即盘坐下来进入修炼。

直至深夜,月朗星稀。

楚寻才从修炼中醒来,整个人的气息更加缥缈。

练气中期!

【青龙霸体决】还是一转,但是却更加凝实。

感受着体内比之前充沛了一倍的真元之力,楚寻忍不住长啸一声。好在乾坤引灵阵隔绝了声音,要不然整个潜龙山庄的人都要被从惊醒。

此时,别墅中的灵力稀薄,之前浓郁的灵力被楚寻全部吸收。

……

清晨,一辆劳斯莱斯行驶进潜龙山庄,在楚寻的别墅前停下。

陈汉龙下车,整理一下衣服,朝着别墅走去。

走了几步,陈汉龙神色出现疑惑,然后继续向前走。可没过多久,他的脸色一片震惊。别墅明明就在眼前,可他怎么走都走不到跟前,好像一只在原地踏步。

陈汉龙不敢妄动了,这肯定是神仙的手段。

司机看到陈汉龙站在不走了,还一个劲的擦汗,心想陈汉龙是不是生病了,急忙下车朝陈汉龙跑去。

“别过来……”

陈汉龙看到司机跑过来急忙出声,可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僵住了,朝他跑来的司机突然就消失了。

“陈董……陈董……”

司机小李也遇到了同样的事,陈汉龙明明在他眼前,却突然消失不见了。难道是见鬼了,小李额头的冷汗唰的就下来了。

还在修炼中的楚寻霍然睁开眼,眉头微皱便舒缓开来。

陈汉龙一动也不敢动,生平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,让他连大气也不敢喘。

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出现在他面前。

陈汉龙脸色一喜,急忙弯腰,恭敬道

:“先生!”

“跟着我。”

楚寻转身,陈汉龙急忙跟上。

走了几步,眼前豁然开朗,别墅,他的车,还有瘫坐在车边大喘气的小李都在。

陈汉龙神色更加恭敬了,这肯定是先生的手段。

“找我有事?”楚寻问道。

陈汉龙急忙低头道:“先生,你之前让我调查的车牌号有线索了。”

楚寻呼吸一滞,只有关于父母的事才能引起他的情绪波动。

“带我去见他!”

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